住台灣,最愛MHA 麥相(可逆);其餘cp都可接受,有肉就吃,歡迎拍打餵食肉跟肉還有肉~ / 偶爾放放自家原創角色故事 / 網站:
P站 ─ https://pixiv.me/chie2581
FB&Twitter ─ @chie2581

合理的教育

麥相短文 (雖然看起來不太像...應該說,是後續要麥相還是相麥都可以的節奏)注意:BL、ooc、無H。 (之前的疑似H圖被屏蔽有點傷心啊) 如果想看請到我的P站,謝謝。 id=1944277 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「消太...。」半睡半醒的麥克風,醒了過來,尚未搞清楚今天是星期幾,只是好像做了跟Eraser有關的夢,心裡感到微微的溫暖。當他正想起身時,卻覺得不太自由。 「脖子的觸感好像怪怪的,疑?!」他發現手腳都被一條堅韌的布條綁住,這個布條不正是Eraser的武器嗎? 「Eraser的武器?等等...Why?」 正在疑惑的同時,平常被麥克風叫做Eraser的男人──相澤消太走了進來。手裡還拿著食物,看來應該是早餐之類的吧。 「你醒了嗎?Mic。」 「E...Eraser?這是你弄得,怎麼回事??」 相澤消太不理會麥克風的疑問,自顧自的說著。 「別怪我啊,Mic。到處亂跑的貓咪,得好好拴著才行阿。」 貓咪...嗎?麥克風現在才意識到脖子上不同於平常擴音器的觸感,是項圈啊!! 「消...消太,我..我做錯了甚麼嗎!??」 「你昨天跟午夜去酒店了吧,到凌晨才回來...」 「你誤會了!我...唔」相澤摀住麥克風的嘴,把他拉往自己 「我也不是說你不能出去玩,但這麼晚才回來,我真的很擔心啊...你明白嗎?」 讓他繼續誤會下去,等等就慘了!!趁著相澤鬆手,麥克風趕緊解釋:「不..不是的!消太你聽我說,那是任務、工作!,是因為工作啊!我們只是去埋伏抓敵人啊!!」 「你單獨跟午夜兩人待在酒店......」 「我們沒幹嘛!!那種施虐狂,我怎麼可能會感興趣...,我最愛你了Eraser、消太,真的!!」 「嘛...那都無所謂。」 「疑?無所謂??」 消太湊近麥克風,突然扯住項圈。 「唔...消太..這樣..難呼吸...」 「別怨我喔,Mic。我只是在進行合理的教育...」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照這個節奏,接下來應該就是放置play了吧我猜~ 我是千繪,謝謝你們看到這裡

發情梗

嗯 模仿了英雄殺手的個性當作一個梗,但其實我只是想寫這個梗 以防萬一仍標上ooc注意! 無h注意!(很重要) -------------------- 嘟─嘟─ 「喂?我是禮物‧麥克風」 「麥克風嗎?Eraser‧Head在你那裏嗎?」 「沒有,怎麼了?前輩。」 「今天出任務時,剛好碰到隔壁事務所的Eraser,我看他最後回去的樣子有點奇怪,想說你們挺好的,順便跟你說一下。」 「甚麼!我知道了,謝謝前輩。」掛上電話,麥克風立刻撥了通電話給相澤,但另一頭是語音信箱,於是他立刻跑來相澤家,怪怪的?發生了甚麼事嗎?希望他沒事。 麥克風發現相澤家的門居然沒鎖。「Eraser?消太?你在家嗎?我聽前輩說...唔哇!消太!」走進客廳,就發現相澤整個人倒在木質地板上,一旁的喵太,在旁邊不斷的喵喵叫,看來很擔心的樣子,他趕緊把躺在地上的人扶起來。 「消太!?消太!你沒事吧?」 「Mic...?」 「對!是我,你怎麼了?被誰攻擊了嗎?」 「不..不是那樣,我...沒事。」 「都變成這樣了還說沒事!喂,你的肩膀..!」相澤的肩膀有一條傷口,雖然不算太深,血也大致止住了,可看得還是令人心疼。 「你等著,我去拿藥箱。」 「沒關係,Mic,倒是你,趕快...離開我家。」 「才不要,我不要丟下你一個人,萬一又有人來攻擊你怎麼辦?」 「這是工作的時候不小心弄的,總之你先離開...」相澤的聲音漸漸變得微弱,使得麥克風更擔心了。 總之,麥克風不理會相澤的要求,逕自幫相澤包紮「到底怎麼了?為什麼受傷?」 看了麥克風擔心的神情,相澤用著微弱又略帶壓抑的聲音解釋。 「今天事務所接到一個案子,要逮一個利用個性脅迫女性的傢伙,快要抓到人的時候不小心被弄到了。」 消太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外行人弄傷,麥克風邊這樣想著:「是為了保護受害者嗎?」 相澤沒有回應,看來自己猜對了,麥克風想把相澤扶到旁邊的沙發上,卻發覺後者的身體幾乎完全攤軟。 「消太?」 「抱歉,Mic,可以先不要碰我嗎?」 「哎?」麥克風看了看把頭埋在束縛布當中的相澤,摸了摸他的臉覺得有點熱,呼吸似乎也不像平常的Eraser那樣冷靜平穩,而且總覺得... 「總覺得你好像變溫馴了,消太。」不小心說了真心話。 「閉嘴...」相澤很用力的瞪著麥克風,並要他住口,但現在的相澤消太根本殺氣全無。 麥克風用了更大的力氣,抱住相澤要把他運去沙發卻聽見手中的人兒發出極為嬌媚的悶聲。 「嗯..」 「消太!?你難道..發情...!」 「就叫你閉嘴了!」就在剛剛那對無意義的對話時,相澤已經變得滿臉通紅。 看著滿臉問號的麥克風,相澤只好說:「那個敵人...好像是擁有''舔了對方的血,就能強制激起對方性慾''個性的傢伙。」相澤有點尷尬的解釋著。 呆望著相澤的麥克風,不敢相信眼前的狀況,也就是說,現在的消太是處於無法自己的發情狀態,而且看樣子幾乎連力氣也使不上來。 「呼...呃..」 「消太,很難受嗎?」 「別囉嗦...放一陣子..就沒事了。」 麥克風心想,如果將可愛定義為「能勾起人''保護比自身弱小生物''的本能」的話,現在的消太肯定是世界最可愛沒有之一阿。該怎麼辦呢,該不該做些甚麼呢?? 麥克風中的天使與惡魔正在內心交戰著 -------------- 聽說Lofter會把h文排除,就暫時不寫了,真有人想看的話再說。(應該沒有吧),OOO的情節就先暫時先存在我的腦子裡吧。 謝謝各位看到這裡 我是千繪

後續的日常

本篇為感動的後續篇張 同樣設定在相澤老師與麥克風,尚未以教師的身分進入雄英,兩人做為新人英雄的時期,這次是麥克風視角。同樣: ooc注意。同樣感謝喵太提供者 @阿之 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相澤看著煮好晚餐然後服侍喵太的麥克風。 「怎麼啦,消太,我臉上沾了什麼嗎?」 「沒有。」 果然還是不知道他腦子裡在想些甚麼:「喔,那來吃飯吧,今天是牛肉咖哩喔,啊!還有沙拉!」 相澤跟麥克風兩人面對面坐下,喵太則是已經吃飽,自顧自的去沙發上窩著,不知是不是因為有主人的味道,喵太特別喜歡相澤平時坐的位置。 「喔!這個。」 「怎麼樣!好吃吧!」 「...」 「消太?」麥克風看著不說話的箱澤,默默期待他能給點正面回應。 「沒事,還行吧。」果然... 「還行?難道我步驟有什麼問題?」 「只要能取得能量,好不好吃不重要。」 「啊啊~又是合理性嗎,告訴你,食物好吃的話心靈也會被療癒,這樣對工作很有幫助的,我前輩說的!」 「你被騙了吧,麥克。」說完,相澤繼續舀起盤裡的牛肉。 吃完後,相澤難得洗碗,這並不是因為要回報麥克風的一餐之恩,而是因為自己正在打掃。不論是學生時期,還是出社會,他都常藉故跑到相澤家,然後賴著不走直到末班車來,現在麥克風來得更頻繁了,而且每次都會把相澤家裡打掃一遍,如職業的家政婦般,只不過沒有薪水。 「麥克,差不多就行了!」 「等一下,我想把喵太的毛黏乾淨。」 「你啊~」喵太跑到相澤腳邊磨蹭著,只見相澤抱起喵太,輕柔的撫摸。看著自己愛的人對別的生物如此溫柔「...可惡,偶爾也對我...」 「你剛說什麼?麥克。」 「沒..沒什麼!」雖然嘴上這樣說,但他仍時不時地往相澤的方向看去。 雖然上週,相澤意外的接受了他的感情,但之後兩人也就跟往常一樣,當然,要來他家已經沒那麼困難了,但感情上,更重要的是肢體互動上還是完全的零阿。 「啊,沒了。」相澤看了看冰箱,就把喵太放回沙發,穿起一件長外套。 「要出去嗎?」 「果凍能量飲沒了。」 「那我跟你一起去吧!」 「隨便你。」 「已經不那麼抗拒了阿..Good!」麥克風一邊自言自語,在心中努力細數自從那天後的變化,雖然兩人也跟平常依樣忙碌,到處出任務,但最近卻能常常跟相澤一起吃晚飯,可能是上天聽到他的祈禱了吧。與相澤並肩在街上散步,令他不自覺得哼起歌來。 「心情不錯?」 「阿,被你看出來了?」 「哼。」 兩人走到附近的便利商店,相澤直接上前跟店員要了兩箱果凍能量飲。 「你每次都買這麼多?」 「不行?」 「也不是不行,可總是吃這些對身體不好啦!」 「......那一箱」相澤跟店員退了一箱,店員露出驚訝的表情,看來這次的果凍能量飲是賣不完了。 「消太...?」 「又怎麼了?」 「呃..不是,我沒想到你會聽我的建議...」 「嘖...」相澤露出不悅的表情,麥克風心想「阿,又惹他不高興了。」 這時相澤的手機忽然響了「怎麼了?嗯?喔...了解了,馬上去。」簡短的回話後,相澤便掛了電話,然後把果凍飲整箱塞進麥克風懷裡。 「消太!?」 「拿好,我今天會晚點回來。」說完相澤跑出便利商店,準備前往事務所。 「誒!?甚麼??等等,那我怎麼辦!!我東西還在你家裏耶!」麥克風趕緊攔住他。 相澤抓了抓頭,接著突然扔了一串東西,先砸上麥克風的臉後落到了箱子上。 「在家裡等我!」 「家裡?」沒等麥克風會意過來,相澤就跑了。麥克風單手拿著箱子,另一隻手空出來拎起那一串鑰匙。 這是可以過夜的意思嗎?是嗎?我可以這樣理解吧? 「總~之,消太的家中鑰匙,Get! 貓咪鑰匙圈也太可愛了!」 雖然兩人還是跟往常一樣,感情上、肢體互動也都幾乎為零,但果然還是有點不同的吧,麥克風一邊抱著箱子一邊這樣想著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千繪